天使的幽梦

清辉飘逸的月夜

静谧 朦胧

无眠的心音伴随着星空

任时光就这样匆匆走过

仰望苍穹

月光泻下迷离的幻影

如水墨画一样悬挂梦中

星光灿烂映照银河如水流动

天外传来起伏的潮涌

 

幽微心曲似远方缓缓滑入的魔幻变奏

纵横交错里竖的线平的线画出动容时风

思念像天上的星星一样揉醒孤寂眨起眼睛

刻意搜寻着梦的方向且问芸芸苍生

那点点滴滴的回忆与遥望是一种迷离的抒怀

甜蜜的忧伤夹杂极度的渴望还有叹息

想你想你一个潜在的回声在万里传送

是如此的苦涩又无愿无悔有型有情

望尽天涯路挤过茫茫人海无法挽留

只有你的惊鸿一瞥让我落下一地心酸

高傲狭小的私心朦胧蔓延的依然是你不变的身影

广宇恢宏的幻象才是我因果生命的真容

这场美丽伴随忧伤清高潜藏卑微的偶遇

却是如此的刻骨铭心无法释怀

即使冥冥中也有惊天泣地不朽的化境

今夜 有些清冷

只有纯粹的月光环绕着我的迷梦

思念着你无量无限无法企及的茫耀

柔柔的软软的阳刚的风火的

都是你的飞驰的心轮

有种快乐的痛在刺激神经

只有你能默默的真切的惜疼

那伴随时间的问候与隐忍

一切尽在草草不言中走过

也许今生我与你只能在灵魂里彼此拥有

是啊 不能厮守一生也注定是命

但只用心灵温暖着此生那腾达无虞的梦幻

也是你给我随风飘落在心灵深处的一个操行

 

你是我绵长深邃的那片爱海

你也是我生命一片灿烂的天宇

偶尔翻开哪怕哪一页日子

最忌讳那无家可归的忧伤与不得安宁

无处诉 我静静的想你丰腴的圆润

你真的是我无法割舍的一个幽梦

隔屏相望天涯海角只盼能见到你的笑容

那清澈明丽的彩辉让我眼眸中永远会温润如新

一份贡献原始以为甜蜜无暇的思念其实很寂寞

在这个灿烂持久的故事里

岁月包容默默细数的是无谓伤心的去处

我相信

温暖的心音总是在这个故事背后

朝朝暮暮也许为你孤独一生

 

你站在岁月的顶端

无论时光如何变迁我眼睛看着你的指引

我的生命只因有你而精彩 辉煌的巨轮

我的世界属于你

因你 我充满了惊喜和长成

你四季的呼吸吹过我的发髻

你日夜的笑容漫过我的荧屏

我如愿追随你的步履迈出可喜的生命

哪怕今生只匆匆于秋风起寒意浓

只要能感觉拥有你曾经的温暖

一生足矣 你可知我浅显的蝼蚁之生

 

今夜我想起你琴书别后遥相忆

月夜窗前寄相思

那天我记起你剑胆畅怀写大业

日照无疆走连营

天遥地远的那悠悠边境

是否心碎于风花雪月的洞庭

是否盼我驻足其中

我在这边深切扪心问苍茫天地颤颤灵魂

在流动的柔波里飘摇无助

寂寞子夜

已经读懂如何麻醉自己的身心

用你宽厚的真情理解我辈的眼界

慢慢滤过心灵的沉渣

凝结成一块瑰丽的宝玉

存一份美好在心底与翡翠齐名

今生只为与你能平行相随

我不求拥有但求无悔像阳光那样自由

虽然握不住时光的手

却可以时时感受到欢笑和真诚

 

珍记这段如此美丽的岁月

铭心在无言的大爱里

因为有你给予我难以想象的相伴

有你无尚高贵的相随

无言的我只能想你为上帝

我用你曾给予我的柔情安抚我孤寂的心灵

我常在想 时光深处我的思念

飘飘荡荡无处栖身

爱情没有苦口良药

且把思念你当成我每天的功课

也许我今生为你走过千山万水

诉说万语千言 不过两个字——爱你

 

 

你可知道 如果我是你生命的过客

这场美丽而忧伤的偶遇

却是如此的刻苦铭心

更多的时候是清冷

只有纯粹的月光环绕着我的心

 

愿你永是随风飘荡我心的一个幽梦

2009.5.2.1:48

 

天使的幽梦(续)

午夜 天空凄美

月光披着一袭清丽薄纱

破窗而入

寻访心仪

 

孤寂心扉悄然开启

魂飘飘

喜欢阑珊静谧

好似景色一线凄美

 

瞬间 身心

被月光轻轻抚慰

豁然如水晶

置身于纯丽

 

梦幻世界

多少年记忆

从脑海飞过

然后又丢进了波涛里

 

不禁想起

灵魂曾经飞出

去把春天寻觅

她是否停留却难希冀

 

梦想拥有

那久违的春雨

恍惚间润物声

已经远去

 

从遥远的地方

传来时光喘息

缥缈笑容

仿佛滑过心底

 

疑似激情已没

温柔而淡定

从容而雅致

原来都是想象之奇

 

思绪飘过

丑陋和美丽

憎恨和友谊

往往错综交织

 

只不过心中感觉

忘记催化思念

记忆冷落抛弃

只是一步之遥距

 

图像

久久置于脑海

竟是熟悉又陌生的画面

谁是谁非存在或许

 

早在若干世纪

已经和你相遇

匆匆一别

到这里再相聚

 

也许你忘记

也许那时我幼稚

已错过往生

穿越岁月可遥遥无期

 

我郁郁独行

不知是否真为天使

曾经翅膀被风雨打击

天使犹如折戟

 

虽然一直在寻觅

但生命不会顷刻瓦解

我仍然要继续飞翔

这也是生命的定理

2009.5.2.6:18

 

我是你前世的红颜(1)(2)

我是万圣苍穹怀柔下的红颜

是你前世的至爱

你尊驾凛凛俯视我的灵渊

我仰望你莫测深奥的尊容

真是无时不让你看见生命的飘萍

你是我生命的心点

我是你划成的圆弧

仅仅如流星般闪现

也仅仅是你宏阔的沧海一粟

却也映照几十年倏忽而过的光英

 

千古慧黠一笑

惊飞雪域高原的雄鹰

让翱翔的翅膀冰洁自由

堪破沉寂的大地

才显出心灵优于天姿仙灵

放飞诗魂

在想象的长空飘舞烂漫

芳香火眼融入白冰

尤见君临天下笃定真情

漫无涯际移动流水画屏

越过千万年感动

礼拜如真供养如祖的朝觐

难能沧海芸芸众生

望眼欲穿的成功与花红

 

刚柔里踏着步云之阶

花洒飘魂的芳味让爱的旅途接近

也就是成熟了停靠的港湾

请自视珍重劳顿

不要清流无谓的眼泪

记下感愤悠远时光

那是成长中必经之路

风雨交加电闪雷鸣给我们一个呼号之声

 

当白云落到了海里

天边一驾为朝圣而来的马车疾驰趋前

马车夫是我的前世之身

问候之余

花车上走下娉婷小女

和伟岸之手相挽

巨臂将红颜知己紧紧相拥

依偎着心仪红颜

谁是驾驭轩辕的伟丈夫

赶起世代奔腾的车驾

奔赴潮起潮落的海中

 

碧浪翻卷

蓝天 大海

一起汇聚成无尽的想象

将海天之歌研成蔚蓝色的整体

涌动熠熠生辉的道通

海鸥诱惑着海潮冲击呼喊

请牵着我的手快去洋流尽头

搏击循环有序的生命组合

那大气与细微才是你高贵的情怀

不变的复加里有真切渐变的运行

 

我犹如万里行程的蓝鲸

化一身固执桀骜把自由追寻

尽管海疆茫茫也应有我的容身

进驻前哨怎能消停

主宰生命的密码靠近远空

听那隆隆的玄音

日夜行进

 

飞红弥漫整个世界

一代代如潮汐汹涌

你壮阔的胸怀怎样装下迷彩的景

我为你感到荣兴

即使丽人如云

也不过三庭五眼媚幻传神

妆容里潜藏什么样的骨血

情面是非太多懵懂

红颜娇俏却不失知性

转换门庭无非随世道同消融

 

我是前世你那知性红颜

措海潮举时光紧随不变的人文

高傲地生长在褐土红壤中

已经千年磨练修行

那道骨仙风浸润的感念

驾驭风云恣肆的魔幻化作脚下清路

飘摇了无谓花红

称雄了居家道统 业界犹是

反复间跨出真实无畏丽影

那感人的女儿

燃烧着生命的情火遍撒大地

再播种无数感动

          2009.5.29.0:15

 

我伴着清浊渺音从轩门走向而今

带着多少难抑的悲哀和骄傲

瞭望 憧憬

懵懂中看到烽烟古道的路上

走来各个靓丽身影

迷失已经久远

迷离的眼神怔怔缠绕绵绵惆怅

渴望穿透清冷长夜

星空流放出无数飘逸韵律

在发散愧恧坦然美艳妩媚交加的丰韵

 

躺在幽情恣肆的风月里

寻觅着一种情怀

满腹女儿心舞化成彩蝶

从绿野仙踪粉桃儿飞舞到开满芳径的城隍

一条铺满锦绣光明的超群之阶

在晨雾里展蝶翼泛着孤独的光亮烂漫

有捕蝶者操持家什让流芳如意就范

古意小莲步踏翻从前的迷梦

难度哀家情愿

 

倾听 那感怀激情的远方

背影里楼阁脂粉红妆

此间诗歌如陪嫁的装饰

消磨着聊赖人生

宫商角徵羽叮咚作响

水边的假山扭曲身姿听着夜花开放的颤音

曲桥回廊静息漫步赏月的小莲

玉藕如苏装进垂睑霓裳

袅袅娜娜毕竟依附于豪门

那一阙丽韵已衬托了古今

 

月帘串成缕缕相思伊亚闺窗

抛开纷争的外道

秋泪何时能滴在漫漶书上

指尖微凉却也翻动滔天巨浪

试看红尘里弱女的手掌

早写在妲己乱朝狐媚身上

妖气的种从山鬼曼延闪烁

越靓越觉得毁伤

 

人心打湿了那些高古的精华

妇女屈尊于男人脚下

尽管如美艳绝伦的红颜

情愁里难感化男权压制

花瓶一样摆设门庭

在所谓的娇纵里图解了花红

以生死的代价换取短暂欢娱

那是悲哀无奈的忧愤

 

俗物难留雅浅悲

千愁难解风月情

都化去了

留下的只是相思红颜的故事

晓夜畏寒里

把爱的迷梦编织成不再孤寂典故

让窗外的雨洒落红颜血泪

抽打我浸润的心音

 

但当如水的流殇溢上心头

千古绝唱遮掩了不息不燥的媚惑

一任飘萍难坐落成仙

那些口水起起伏伏随波逐流

蓬莱仙阁难仰望救难的观音

红颜祸水注定了悲哀身世

 

怒放的瓣蔫了

衷情离了心 熟悉又回到陌生

洁白总是和单色搁调

那是一个大写的错字 红

我无法认可的象形

历史上大部分临朝女子都像花儿一样

不仅艳了权贵也装扮了朝廷

然而总也逃不脱被侮辱和被伤害的命运

好比四大美人

哪个不是花儿一样娇艳

可是最后无一善终

西施被当作倾国的妖精沉了湖

昭君在塞外漫天的黄沙里孤独终老

貂禅功成之后不知所终

据说是被关羽砍了

杨贵妃曾经是玄宗的“解语花”

可仍然无法摆脱“婉转蛾眉马前死”的命运

 

五代十国唐主孟昶的“花蕊夫人”

堪比花还要柔弱 苏东坡曾在词中称她

“冰肌玉骨,自清凉无汗”

想象这是怎样一个临水照花的人儿

然这样的女子也只能在亡国后吟出

“十四万人齐解甲,更无一个是男儿”的豪句

却无奈地辗转于她不爱的男人手中含恨而去

这些花一样的女子 有哪一个

可以将命运掌握在自己手中 又有哪一个

可以为自己活一回

 

哀哀挽祭旧时光

长恨赤水两茫茫

 

反喻 谁敢说武则天 慈禧之类的女人

仅凭一朵任人采摘的花儿驻足皇权

她们自然拥有着如花的貌美

不只像花一样

将自己的命运依附于男人

那善于玩弄权术的心和掌股间的手段

终究如愿坐上龙庭宝座

 

红颜可以开出美丽的花朵

不止是短暂的靓丽

更重要的是拥有曾经鲜活的感动

让毁灭化作重生的自我

涅槃惊天丽影

愿我始终有一颗骄傲而自由的心

            2009.5.31.20:23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 HTML 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